6.0

2022-09-01发布:

日本sm鞭打系列的av好色富婆许纯美:5次婚姻失败,抛弃亲生女,被小24岁男友打毁容

精彩内容:

現在這個時代,是一個多元的時代,正能量固然會讓一個人走向成功,有時負能量竟然也能受到關注而爆紅。

比如說台灣娛樂圈皆知的許純美,這個出口必爆驚人之語的女人,竟然憑著無情冷酷,甚至是無厘頭的奇葩言論而走紅。

2002年,台灣媒體報出一個被富豪父母遺棄的女孩的消息。開始人們不相信,後來才發現是真的,這個女孩叫小雲,母親坐擁70億資産,卻遺棄了自己的親生女兒。

一石擊起千層浪,許純美這個名字就此出現在媒體面前。

而人們萬萬沒有想到,小雲之所以被遺棄,竟然是許純美覺得女兒是其生父前任女友的轉世,“是來報仇的魔鬼”,所以才被她遺棄了。

這語言一聽便知道,許純美其人思想老舊,沒有文化素養。但台灣娛樂圈竟然因她特別的語言以及個人不正的認知將其捧紅:成爲台灣娛樂圈收視率的保障。

在這樣的情況下,許純美出名了,她的名氣甚至超出了台灣綜藝節目所有藝人,其通告費比當時最紅的女星還要高出5倍以上。

事實上,許純美哪有什麽文化,她就是出生于貧困家庭的一個失學者,從小受到家庭貧困的影響,她對自己人生的追求就是:“要成爲一個有錢人。”

只不過,掙錢不是那麽容易的,許純美能夠得到這樣多的財富完全憑著幸運。

原來,當年的她也是一個清秀單純的女生,卻在19歲那年被第一任丈夫李文清強暴,從而不得已嫁給了他。

李文清家中富有,人也比較花心。對許純美只是幾分鍾的熱度,之後雖然生下兩個女兒,卻依舊時常在外拈花惹草,甚至還時不時家暴許純美。

在這樣的情況下,許純美受不了李文清的虐待,與其離婚。

六年後她又在一個偶然的機會認識了第二任丈夫鄭奇松。這也是一個有背景的男人,家産幾十億,最重要的是,鄭奇松對許純美非常好,且長得一表人才。

這也直接成爲了許純美日後的好色借口:我的老公非常帥,這讓我只喜歡帥哥。

可惜,鄭奇松命不長,結婚才一年半,竟然因爲肺癌去世了。他死後將所有的家産都留給了妻子,結果許純美就此成爲了家資幾十億(新台幣)的富婆。

只不過,這也徹底將許純美給送上了另類行列。她聲稱內心空虛,要找帥哥戀愛,從而認識了一個又一個的小鮮肉。

先是一個叫黃海明的,他比許純美小了十多歲。

兩個人不久結婚,沒想到許純美竟然出軌被丈夫抓奸在床。這是她自己在綜藝節目裏講的,真實性比較高,畢竟沒有多少人願意將這樣的事扣自己頭上。

最終,黃海明與許純美離婚。

許純美竟然對外發布征婚啓事,從而認識了混血男模邱品叡。邱品叡比許純美小了24歲,但很會哄她開心。二人很快訂婚,並生活在一起。

狗血的一幕再次發生,一天邱品叡半夜從賭場回家,要求許純美給他300萬台幣還賭債。可許純美說現在沒有錢,要等第二天。邱品叡便要求她打開保險箱,遭到了拒絕之後貿然對許純美動手。

根據許純美自己的描述,當時邱品叡將她舉得高高舉起,然後重重摔到浴室門口,接著再舉起來,又摔到臥室門口。

爲此,許純美背部受重傷,鼻梁摔斷,人當場暈了過去。邱品叡則拿走了一塊勞力士手表,就此不知去向。如果不是保姆送醫,估計許純美這條小命就交代了。

據說,被送醫之後,許純美看著自己被毀容的臉又哭又鬧,聲稱以後再也不要交男友了,而且還信誓旦旦:“否則不得好死。”

不但如此,許純美自曝要出家,從此念阿彌陀佛。她自己說,自從念阿彌陀佛之後,體重從原來的37公斤漲到了49公斤。

但這樣的念佛之心不過是暫時的,後來許純美又與一個叫蔣清全的助理走到了一起。從受傷到與蔣清全結婚,也不過兩個多月時間,而蔣清全當時只有23歲。

許純美結婚都是給男方“彩禮”的,蔣清全從她這裏拿走了100萬聘金,然後還約定每月給他5萬塊生活費。

只不過,這次不知道爲什麽,兩個人只過了18天就離婚了,據說是蔣清全提出來的。這是許純美的第四次婚姻,竟然閃婚閃離,這速度也是沒誰了。

接著,許純美又與曾經的情人林宗一走到一起,根據媒體的資料顯示,許純美曾爲林宗一花過3000萬,還送了他一部名車以及每個月10萬塊的生活費。

但這次重新走到一起,林宗依舊要許純美支付2000萬的聘金,但許純美沒有答應。後來,林宗一主動協商,要了500萬就回到了許純美身邊。

但許純美第五次婚姻依舊是一場噩夢,她于2016年在家裏召開了記者發布會,說自己因肺部感染切除肺手術而住院4個月。

同時,她對外表示,林宗一這次又騙了她40億台幣,從而婚姻一拍兩散。

在發布會上,許純美再次拿出曾經的手段,痛哭流涕,信誓旦旦:不會再愛了,向阿彌陀佛發誓,從此再也不交男友了,否則不得好死。

至此,許純美五次結婚,一次訂婚,全部落了個失敗告終。而歸根結底,她從始至終只跌倒在一個字上:色。

一把年紀的女人,自稱美過林志玲,所以男友一定要帥。

爲此,她甚至還自傳看中了黎明,甚至要爲他投一億拍電視。但黎明可不是那樣見錢眼開的人,只是回了她叁個字:精神病。

如今,許純美已經62歲了,一直不肯認老的她也終于向歲月低下了頭了。

有媒體拍到她穿起佛家衣衫,並說她真的出家了。這是不是真的已經不重要了,畢竟已經六十多歲的人了,再怎麽折騰也不過如此了吧。

她經曆了這麽多,被騙、被打,幾乎毀容,卻從來沒得到過外界的同情。

想必許純美自己也應該明白,她所謂要成爲的“上流社會”人生,其實只是她自己的一種認知,真正的“上流”到底是什麽,恐怕小學畢業的她是永遠不會明白的了。 日本sm鞭打系列的av